水丰资讯
牧行万里,探知神州——阿里高原联合科考之旅圆满收官

花了7天时间,行程2050公里。9月26日,随着联合研究小组成功抵达日喀则,来自江西五十铃的木x游侠(mu-x Ranger)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携手探索神州数千英里。“神舟”第二季深入阿里腹地,湘雄文明探险之旅圆满结束。

联合科研的指定车辆MU-X游侠(MU-X Ranger)带着来自赞达县的科研团队踏上了这趟旅程,成功挑战海拔4500米,一路穿越空气稀薄、天气寒冷、路况复杂的茫茫高原。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长兼总编辑、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李淑男先生和著名人类学家、茶马古道发起者徐莉先生的带领下,联合研究小组考察了赞达土林的地貌演变,欣赏了圣山“坏疽坡奇”和圣湖“马帮翁措”的遗产,走进了古象城和古格鲁吉亚王朝的废墟,挖掘了留下的藏族文明代码

扎达土林奇迹探源

翱翔在阿里高原

在冈底斯山、喜马拉雅山和昆仑山的交汇区,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藏西阿里高原被抬高。这个地方无法进入,笼罩在它上面的神秘依然存在。人们敬畏并渴望它。壮丽独特的自然景观,无边无际的天地相连的云彩,自由驰骋的高空精神,复杂多变艰难的路况,构成了户外越野爱好者心中的信仰之地。

自古以来,到达阿里的“天路”就很难。直到今天,阿里仍然远离其他繁忙的西藏城市,因为茫茫雪山的屏障,因此成为一个神秘的地方,人类难以到达。

赞达·图林(Zanda Tulin)位于阿里省扎达县。它是赞达最著名的景观,也是世界上第三纪土壤森林最典型、最大的分布区。赞达·图林(Zanda Tulin)被巨大的“城堡般的土丘”所主宰,走进图林的深谷,就好像它在美国西部的大峡谷里一样。在近2500平方公里的扎达图林,几乎没有绿洲的痕迹。然而,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地方在一百万年前是一个半径500公里的清澈湖泊?

通过收集地质岩石样本,研究湖泊沉积物的组成和分布结构,科学研究小组得出结论,由于水位多年来逐渐下降,“建筑”的确切形状和层高逐渐被侵蚀,几十万年风雨的侵蚀就像魔斧的不断雕刻和打磨,最后被描绘成今天地球森林的奇迹。

东嘎皮羊的第二个敦煌石窟,地球森林中还有另一个奇迹。这是一个由寺庙、城堡、石窟和塔林组成的大型遗址。它是目前发现的海拔最高、壁画面积最大的高原石窟群。数千个洞穴散布在山墙上,总面积为12000平方公里。

在专家小组和扎达县文物局局长罗丹的带领下,联合研究小组深入了解了洞穴壁画的绘制方法、风格特征、洞穴形状、壁画内容、颜料成分等。据专家介绍,东嘎皮羊石窟中的岩石是易风化的砾岩或沉积岩,因此更容易挖掘石窟。我们可以看到这里保存的壁画中有许多奇异的人物、图案和形状。壁画大多发生在古格早期的11至12世纪,甚至代表了古格和藏传佛教历史上的艺术高峰。

进入阿里的土地,我心中只剩下虔诚和敬畏。冈底斯山脉像龙一样坐落在西藏西部的阿里高原上。它高高的头被称为神山之王“甘仁波奇”的主峰。像高耸入云的大金字塔,它以雄伟的姿态矗立在6656米的高空,“阿里在天空中”。冈仁波切脚下流淌的是马潘永措,层层涟漪折射出一座圣山的样子,美丽而耀眼。

马蓬勇错不仅是西藏三大“神湖”之一,也是中国第二大天然淡水湖和最透明的淡水湖。它被视为四大河流的发源地和藏语中的“不败之地”。雄伟而洁白的圣山和蔚蓝而空旷的圣湖在这里时刻冻结着西藏最原始的美景。

在所有的人都受到圣山和圣湖精神的洗礼后,mu-x游骑兵带着探险队来到地热温泉带。围绕阿里高原地热循环系统的分布和成因这一主题,探险队对高原地热活动进行了实地调查和知识拓展,并在现场采集了样品。

揭开湘雄王朝的神秘面纱

开放西藏文明代码

人类从未停止探索未知。阿里的土地上仍有许多秘密等待着答案。藏族祖先象公部落在阿里创造了辉煌的象公文明,原始藏族宗教苯教在阿里生根发芽。据说“阿里在天堂,西藏的秘密边界”,但很少有人知道“阿里”这个名字最初来源于古代大象雄性时代的古代大象雄性语言,意思是“领地”和“领地”。

金库银城曾是西藏古代大象雄性政权的首都。在藏语中,它被称为“琼龙威卡”。在藏语中,“琼”的意思是大鹏鸟,“拱顶”的意思是地方,“伟”的意思是银,这里它的意思是银,“卡尔”的意思是城堡。乔恩·朗威尔·卡尔是“大鹏鸟生活的银城堡”。根据经文记载,古襄雄政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000年前。湘雄文化源远流长,直到公元7世纪吐蕃吞并湘雄,穹窿银城才消失在青藏高原的辽阔土地上。然而,这座古老而神秘的古城——圆顶银城——在哪里、在多么辉煌和繁荣,一直是西藏历史上一个未解之谜。

至于熊王渡金库银城的位置,目前学术界仍有分歧。一种观点认为金库银城今天位于西藏赞达县的曲龙遗址,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它今天位于西藏加尔县门市镇的卡尔登遗址。寻找和触摸圆顶银城历史遗迹的过程就是无限接近西藏文明源头的过程。在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后,研究专家带领研究小组前往曲龙遗址和卡尔顿遗址,拜访当地苯教僧侣和当地民众,爬上遗址,搜寻破败的洞穴,搜寻和收集当地历史和民间传说,并了解最新的考古发现。在卡尔顿山顶海拔4400米的地方,隐约可见形状像大鹏鸟的高高的托山顽强地屹立着。这座昔日辉煌的宫殿已经变成了破碎的城墙,但它似乎诉说着几千年前的荣耀和传奇。

古格王朝始于9世纪,共有16位世袭国王。古格王朝与楼兰古国有着同样成熟灿烂的文化,似乎在300多年前突然彻底消失了,没有留下令人信服的证据。虽然许多中外考古学家在这里做了详细的调查,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提出一个得到学术界认可的理由。从山脚到山顶300多米处,在台阶上,到处都是和黏土颜色相同的建筑和洞穴。除了几座寺庙,所有的建筑都倒塌到了顶部,只留下土墙。然而,我们可以通过大厅里残存的佛像和壁画来想象那一年的辉煌。在专家小组的领导下,古格王国神秘的面纱被一个接一个揭开,通过考察古格王国废墟中的雕刻、雕像、壁画、尸洞和宫殿等遗址。

平原上不到一半的氧气含量限制了大多数人的到达和生存。但与此同时,它保持了这个“生命禁区”的荒凉和孤独。离开赞达县,研究小组不得不前往阿里高原中心的普兰县。山路狭窄崎岖,数百公里的道路大多没有铺路面。海拔也越来越高。越是这样,它就越能测试mu-x游骑兵在科学越野车中的真正实力。1.9t rz4e和3.0t 4jj1柴油发动机在高海拔地区仍能产生强大动力。后轴伊顿差速锁可以随意切换兼职4wd。再加上意大利奢侈轮胎品牌倍耐力轮胎的强大帮助,车队可以轻松越野,应对高原上各种复杂的路况。带有九根水平和双竖梁的非承重主体极大地过滤了湍流和紊流引起的不适。一路上差点错过,顺利到达一个新的目的地,无限接近西藏文明。

波伦县位于纳穆纳尼雪峰附近的孔雀谷。联合研究小组这次参观了波伦县当地农牧民的家,欣赏了流传了几千年的无价宣传服务。普兰的“轩”服装华丽而罕见。目前,已经传承了一百多年的普兰“轩”服装不到30套。它们只在节日才穿。他们精湛的工艺令人惊叹。普兰的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旋舞和卡雷尔舞,与普兰的“旋舞”服装密切相关。可以说,普兰的服饰文化促进了普兰乃至阿里特色民族文化的发展和传承。

(广告)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 云南11选5投注

最新推荐
2019年9月19日济南好为尔机械有限公司以底价竞得济南市1
热点文章